首页 > 美文 > 正文

青花手镯(15)上


更新日期:2018-10-12 07:28:11来源:网络点击:267898
60日均线,60 minutes,600万娱乐,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,中国篮球队,中国兰州网

第二天。刚七点。卢松就来了。也刚好碰到开门去上班的依然:“卢松叔叔。早。”

“你姑起了吗?”卢松轻轻的问。

“起了。这都什么点了。还睡?”回头就对着屋里大声的喊:“姑!姑!卢叔叔来了。”听到应声就看到安竹跑了出来说:“卢松。你这也太早了吧?”

依然调皮的说:“我走了。不打扰了。再见。卢叔叔。记住我给你说的话哟。”一路小跑的去了。

卢松脉情的看着安竹:“不早了。我想早点见到你。”

“进来吧。就你一个人。小张呢?依然对你说什么了?”关院门的安竹问。

“他说。今天他就不来了。拿证是我俩的事儿。依然对我说的话。过几天在对你说。”

“还保密。小张他不来。那我们就的打车或坐公交车去了。政务中心在新城区那边有点远。”

“那等会儿我们去的时候我给他打个电话。让他过来。”

“好。那就先在家吃早饭吧。”

“爸妈没在家?”进来了的卢松没有看见安父安母就问。

“嗯。都到镜湖去晨练去了。”安竹在厨房回答卢松。

卢松走到安竹的身后伸手抱着安竹:“看看你给我做什么好吃的。结婚后。我就可以天天吃到你给做的饭菜了。我好幸福呀。竹。我太爱你了。”就在安竹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
安竹说:“菜是昨晚剩的。饭是刚煮的。你吃吗?”

“我吃。就要是竹你做的。我都吃。”

“那好吧。那就松开。去吃饭吧。”

吃完收拾好后。安竹上楼换一下衣服。卢松给小张打了一个电话。他也让小张把房给退了。

拿了证后。安父与安母不反对的话。他今天就想把安竹带回去。去试穿一下十年前卓远就给安竹设计好了的婚纱。中。西各两套。然后在把婚纱照给拍了。也把安竹出国度蜜月的签证也一起办了。自己的不用办。因自己常出国。签证还在效期内。安竹是第一次申请。可能会慢一些。如果。签证快就先去度蜜月。回来后在回来办婚宴。签证慢就先办婚宴。在去度蜜月。他也是刚想到的。还没对安竹说。

一会儿。小张就开车来了。上车后卢松对安竹说了自己刚才的想法。安竹说:“听你的。”到政务中心时。工作人员刚上班。但是卢松他们还不是第一名。拿了二号的号子。卢松开心的说:“竹。是二号。好事成双。不错。”

到他们时。工作人员向他们要了相关的证件。复印。照相。签名。盖章。把结婚证递给他俩说:“恭喜你们。现在你们是合法夫妻了。”卢松和安竹分别说着谢谢接过结婚证。很是幸福开心。他俩手牵着手刚走出政务大厅。卢松电话响了。卢松把他那本结婚证让安竹拿着。他接听电话:“严重不严重。纺织和印染马上全部停产。损失总部负任。”

“嗯。好。我马上过来。”

“让江工准备一个实施方案来。”

“一个半小时后。我就到。”

“嗯。好就这样。细则见面说。”

安竹听到卢松这样的对话。估计是出事了。卢松挂了电话转过来对安竹说:“竹。对不起。治污公司的污水处理系统出事了。还好。还没有溢出。对周边环境还没造成污染。我的去现场了。马上就走。”

安竹说:“你走吧。公司要紧。”

卢松拉着安竹上了车说:“竹。结婚证你收好了。最多一个星期后。我就来接你。你一定要等我。不要向十年前那样。我回来你却不见了。我经不起再一次的失去你。哦。竹。这里有一张卡。密码就是我们认识那天的日子。这是我为我们准备的婚嫁金。我每年都往里面打款。里面有多少我不知道。现在我们结婚了。也要购置一些东西。你就拿它去用吧。”车停在了安竹家门口。

卢松和安竹下了车。卢松也不管那么多了。紧紧的抱住安竹说:“竹。一定要等我来接你!我丢过一次。我不想在失去。”

安竹推开他说:“这是我家。我还会往那儿跑。要跑也跑到你那里去。放心吧。我等你。结婚证还在我这里呢。快上车走吧。那边还等着呢。”

卢松走了。安竹高兴的进了家门。安母问:“你一个人回来。小卢呢?”

“走了。”安竹开心的回答。

“那。他昨晚骗了我们。”安母不安起来。安竹看到母亲着急的样子。从包里拿出了结婚证说:“卢松没骗我们。是刚好拿了证出来。他公司就来电话说。公司出事了。非要他回去处理。所以就走了。”安母看着证说:“没骗就好。”

“他还给了我一张卡让我置办东西。”安竹对母亲说。

“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安母不大理会的样子。念佛经去了。安竹一下子也没事儿了。就去开店门去了。她给在超市上班的丽珍打了个电话:“喂。上上午班?下班后到我这里来一下。我有事对你讲。”

“好。什么事?妖精。”安竹与实际年龄不一的样子。这几年来丽珍都这样叫她了。

“你过来。我在给你讲。”

“那么神秘。透一点点。让我有个想头。”

“好。咯咯咯”安竹笑:“昨天卢松来了。现在又走了。”

“他来做什么?搞什么又走了?还有……”丽珍着急加好奇。

“好了。好了。所以让你下班到我这里来一下。一切都明白了。好。就这样了。我要做生意了。”安竹挂了电话。

卢松是一路奔驶的到了省城城外的印染公司的污水处理厂。已有好多人在等他了。被称为江工的江海洋治污工程师。看到卢松来了。就走上前对卢松说:“卢董。我已初步查明了情况。这是处理方案。您看看。”

卢松笑着看了一下江海洋说:“江工。这个我又看不懂。你认为行。就实施行动。治污这一块。我们都听你的。你是总工。”

卢松就是这样的实在。不懂就是不懂。也尊重人才。不像有些人。有点权。有点钱。不懂也要喝五喝六的瞎指挥。卢氏的很多人才。在卢氏干了好多年。就是因为卢松从来不在他们面前冲老大。虽说是公司的老总。也从不。不懂装懂的在那儿瞎指挥。反而赢得了大家的尊敬。大家也兢兢业业的。爱岗敬业。

江海洋说:“卢董。那我还得对您说一下。实施的过程。”

“好。你说。”卢松很是诚肯。

“我认为。池中的污水我们的先把它抽出到备用水上池来。然后。我们在检查机械。处理故障。”

在江海洋对卢松说实施过程的时候。安竹无聊的在小店里坐着。等丽珍下班。她也没有心思绣花。从昨天见到卢松到卢松离开。就像做梦一样。感觉就像梦到卢松来了和她扯了结婚证。她就高兴的醒了。卢松也就没见了。看着手中的结婚证。那确实又是真的。卢松真的来了。想着。安竹都觉得自己好好笑。

下午丽珍到了安竹的小店。问:“他来了。又走了。十年了。什么意思吗?”安竹也不与她多言。拿出结婚证给她看。

丽珍看着说:“搞什么又走了?”

“他公司出事了。要他回去处理。”

丽珍抱着安竹说:“竹子。守得云开见明月。恭喜你了。”

安竹说:“谢你这些年来的一路相伴。那些日子如没有你。我也不知道如何过来了。”泪水跑了出来:“来。坐下来说。”

“唉。竹子。作为好朋友我对你说句话。你不不爱听。”丽珍看着安竹说。“你说吧。我听。”

“竹子。卢家那么大的产业。我如何讲呢?”丽珍有点犯难。

安竹鼓励她说:“说吧。没事儿的。我受的住。卢松不会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的。”

丽珍说:“我不是说卢松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。我是说你。我直说了吧。竹子。我们都现在这个年龄。虽说生理规律正常。但是受孕机率低。卢松家那么大的产业。你如果怀不上孩子。他们会对你怎么样?唉。我也说不好。但是。你听明白了我的意思?”

安竹淡淡的说:“听明白了。我也说不好。只顾高兴了。没想到这个问题。我估计卢松也没想到这个问题。”

“可是有些实际情况我们还是的面对的。”

“到时我对卢松说吧。他如果也那么……我就不举办婚礼了。把这个结婚证也给换了。唉。上天为什么这样待我?”泪水滑了下来。

“都十年了。也许卢松就想和你在一起。不在乎其他呢。”

“但是我在乎和自己爱的一人生个孩子。那是多幸福的一件事。”

“我也只说说。也许怀得上呢。现在不是还有医学上的帮助吗。不用那么担心。好了。不去说这个了。说点其他的。你结婚后。你的店子转让?”

“我想给你做。”

“那好。多少转让费。”

“不要。我说给你的。”

“刚当了卢家少奶奶。出手就如此大方。了不起。”

“说什么呢。还不是没有举办婚礼吗。”安竹又有了新的不安。如果。但是。唉。难道注定她这辈子与卢松就这样有缘无份吗?

当污水从污水池抽到备用池的时间里。卢松又去了趟印染厂。过问了一下印染受损的情况。厂领导说:“现在也不好估计。看什么时候可机开机。才好统计。工人们也都休息了。让他们听电话通知上班。”

卢松说:“好。这样做非常正确。”在卢松忙碌的时间里。安竹新的忧虑却缠绕在心头。

晚上回到家时。接到卢松打来的电话。就是对安竹相念和牵佳。当然也有点不放心。安竹也没对他说她心里的不安。有些事还是当面说的好。

依然看着安竹和卢松打完话后在取笑姑姑说:“小两口甜蜜呀。让人羡慕呀。”安竹懒的理她。就问早上对卢松说了什么。依然笑着说:“这是我和卢叔叔之间的秘密。不告诉你。你想知道。问你的夫君去。”

“死丫头。懒得理你。”

在省城家里的卢父。卢母是一点儿安竹的消息都没得。王安杰出差了。卢梅在公司刚才下班回来说。治污厂出事了。卢松从圩县回来处理来。那么安竹呢?卢梅说:“卢松没提。”

卢父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的想。对卢母说:“老伴。我说。是不是小安他还记着我的话。没有答应卢松。唉。都怪我。当年说了那么狠的话来。”

卢母看着踱来踱去的卢父:“不放心。明天我陪你去一趟圩县。不就什么都晓得了。”

“对。对。我去收回我的话来。不能在伤着孩子了。”卢父下决定了也就安心的睡了。

第三天。吃过早餐卢家父母就叫上李哥:“去。圩县。”

李哥惊讶的看着卢父。他怕卢父又像十年前那样去逼安竹。卢父也看出了李哥的疑虑说:“当年。我把小安给逼走了。今天。我去把她给请回来。你不要告诉卢松。他在忙事呢。回来后。好到你家喝你儿子的喜酒去。”

“哎。”李哥开心的去开车。

圩县每天都一样在平静中开始。

早餐后。安竹去开店。依然去上班。安母一般是念经。安父到老年宫打麻将。生活就是这样平平淡淡的过着。

大概十点半时安竹听到:“安竹妹子。”李哥一声喊。把安竹吓了一跳。“大哥你怎么来了?进来坐坐。”满脸笑容的李哥说:“妹子。不坐了。关门吧。卢老爷子来了。”

“啊。”安竹又一惊。

“别啊了。现在就在你家呢。快关门吧。”李哥催促。

安竹想到十年前。心里都是凉的:“哦。那好吧。”在往家走的路上李哥告诉安竹说:“卢老爷子今天就要把你给接走。所以我们宾馆都没定。明天好到我家去吃喜酒。我儿子结婚了。”

“那恭喜你了大哥。你儿子是做什么的?”

“一样。一样。我也恭喜你的妹子。卢老爷子说了。当年他对不起你和卢松。他今天来。就是要把你接回去还给卢松的。我儿子和他媳妇在家开农家乐。他们是大学同学。毕业后就自己在家操持办的。我和你嫂子也没帮他们什么。就是给他出了点起动金。我那老二还在上大学还说准备考研究生。唉。也就随他了。反正家里现在也宽欲了。他要考就考吧。我和你嫂子还可以在做几年。”李哥一路开心的给安竹说着家事。

“哦。不错呀。那快走吧。”安竹听到李哥说卢父对她的态度。稍安了一下心。

安竹和李哥到家时。正听到安母对卢父说:“那就听你们的吧。都十年了。我也不会拦着了。”

卢父说:“那好吧。谢谢你了亲家母。就看看小安的意思了。”

安竹想: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?“卢老先生好。卢老夫人好。”

“我说竹儿。你在和谁打招呼呢。那有你这样称公公婆婆的。没家教!”安母教训着女儿。

卢父赶紧说:“没关系的。没关系的。都怪我当年把小安伤的太深了。”

安母说:“从新喊。”

“妈。”安竹委曲。

安母说:“小安呀。我们刚才和你妈说了。我们今天想把你给接回去。在省城把婚事给办了。然后在抽个时间。你和卢松在回来摆个婚宴。你看。这样好吗?”安母在征求安竹的意见。

安竹看着母亲。母亲对她说:“你自己的事。你自己定吧。”安竹想着十年前。卢父跪着逼她嫁人。让卢松对他死了心。十年后又来求她嫁给卢松。安竹的泪水就不听话的跑了出来。

卢父说:“小安。当年我对不起你。你如果还放不下的话。那爸也像当年那样请你和我们一起回去吧。”就跪了下来。给在场所有的人一个措手不及。

安竹赶紧把卢父扶起来说:“爸。您别这样。我受不起呀。”

“你叫我什么?”坐到椅子上的卢父惊喜的问安竹。安竹羞喜的说:“我叫您:爸。”对着卢母喊了声:“妈。”

“哎。”卢母是高兴的应着。

安竹说:“昨天我和卢松把结婚证给办了。办好之后。卢松才走的。我去拿给您们看。”

“不用。不用。”卢父与卢母相继说:“办了就好了。办了就好了。你看卢松也不对我们说一声。”

“当时太急。可能他忙吧。”安竹说。

“不理他了。小安。我们刚才说的。你觉得的行吗?”卢父试探着问。安竹看着母亲。安母说:“你自己的事自己的定。”

安竹说:“如果爸妈觉得那样好。就按爸妈的意思好了。”

卢母说:“小安。那你就收拾一下。我们就回去吧。”

安母说:“亲家母。你这也太急了吧。在怎么说。也要吃餐饭在走是。竹儿。去买菜。也顺道把你爸叫回来。要不等她晚上回来。女儿却没见了。”安母还是有些不舍的。

吃过饭后。以是下午一点多了。安竹就上楼收拾一下行李去了。她要对卢松说她的顾虑。如果卢松也是十分不放心她怀不上孩子的话。她就把青花手镯亲自还给卢松。十年前伤心的回来一次。十年后在伤痛的回来一次。她也认了。这就是命。她这样想着。泪水流了一脸。

相关:

曾经的曾经已经走远,流年的流年已经远逝曾经的曾经已经走远。流年的流年已经远逝。当所有的人和事。都随着时光的流淌渐渐的远去。恍然间彩发现。原来不断的苍老的便是最后的模样。再叹息的语调。再如何去轻描的淡写。遗憾的我们终究还是回不去昨天。倒不去从前。 有个男孩的女友失足掉进水里。他急忙跳进水里去寻找。可没找到他的女友。他伤心的离开了。几年后他故地重游。看到有个老人在钓鱼。可钓上来的鱼身上没有水草。他就问那老人为什么鱼... 我们一生会遇见很多人。而他的..

心碎的等待一个人孤单的走在回家的路上。 回想起多年的守候与等待。只是为了他的一句: “我们。分手吧” 季节的秋天又来临。 如今。 却只剩我。 苦苦的等待。

梦中的敦煌第一次听到敦煌是在那部大型民族舞剧《丝路花雨》里。这是一部以举世闻名的古丝绸之路和敦煌壁画为素材创作的歌舞剧。剧中一个反弹琵琶的动作特别的耀眼。让我记忆尤为的深刻。这次到大西北将途经敦煌。 当列车一路向西。那黄土高坡、戈壁滩、沙漠。一一出现在我的眼前的时候。真有一种如梦般的幻觉。不禁在心里问自己。这是真的吗?我的眼睛没有欺骗我。这的确是真的。因为。我已经来到了甘肃。前方目的地就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重镇——敦煌。 通往敦煌的是一条极不平坦的叫甘肃走廊的公路。因它位于黄河以西。所以也称之为河西走廊。它地处祁连山的山脚。正是由于它特殊..

相关热词搜索:60日均线,60 minutes,600万娱乐,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,中国篮球队,中国兰州网

上一篇: 青花手镯(15)下
下一篇: 生活很少在我们觉得合适的时候给我们想要的东西